河北广平众鑫驾校违规办学为何长期“逍遥”
2018-03-11 19:08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河北广平众鑫驾校违规办学 为何长期“逍遥”

[我是一个图片]

(2017-02-22 21:50:56)

[我是一个图片]

转载

[我是一个图片]

广平众鑫驾校

早在2013年前后,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的“众鑫驾校”就被人举报存在对学员乱收费、乱涨价以及偷漏国家巨额税费等问题。然而四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众鑫驾校虽然“问题依旧”,但却毫发未损、安然无恙,未受到有关管理部门的处罚。举报人告诉记者,几年来,他们在广平县有关政府部门四处奔走,反映问题,希望能够政府能为他们撑腰做主,讨个公道,但却均是愿望成空、一无所获。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众鑫驾校既然存在诸多的违规办学问题,为何却能够长期免遭查处、逍遥法外呢?这其中究竟存在着怎样的监管缺失、利益纠葛或隐衷呢?

据举报人向记者介绍,他们是魏县泊村和院堡等村的村民,姓名分别叫申运河、王俊平、韩正闯等,共计有11人。由于居住地与众鑫驾校较为临近,因此在2011年和2012年,他们先后向众鑫驾校缴纳了1.7万元的大货车驾驶员培训费,期望能够在此经过培训后获得B本驾照。当时他们曾与校方约定,培训费中包含有练车费用,价目为每节课收费60元。然而,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当他们信心满满地开始学习驾驶技术时,却被校方以“练习使用的大货教练车这里没有”为由,单方面违背了原有约定,强行责成他们前去邯郸市内的某练车场练习驾车,并且收费标准也涨到了每课时300元。申运河等告诉记者,暂且不说往返邯郸市内需要额外增加不菲的交通费用,单是练车费用由原来的每节课时60元暴涨成了300元就让他们负担陡增、叫苦不迭。大家都说,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欺骗和敲诈是什么?为此他们再三提出异议,要求众鑫驾校履行当初的约定,否则予以他们全额退款。然而校方对此异议所做出的回应却是:依旧按照每课时300元的练车费用执行,如数交钱就可以练车,不交钱就“悉听尊便”,并且已经缴纳的培训费也是分文不退。驾校校长冯海宁甚至无所顾忌地对他们说,“你们愿意上哪儿告状就尽管去告吧,反正我是不怕!”

[我是一个图片]

广平众鑫驾校开具的白条收据

据申运河等人讲述,由于屡屡无法讨要回白白缴纳的培训费,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得选择了四处上访投诉的艰辛路途。在此后的四年多时间里,他们曾先后多次向广平县国税局、地税局、物价局、交通局等各有关政府部门反映问题,但几乎都是处处碰壁、无功而返。后来他们经过多方打探,获知众鑫驾校占用的60多亩办公地点和练车场地,均是采用承包形式租用而来的。目前这块土地众鑫驾校仅仅只是缴纳了土地使用费,但巨额的耕地占用税却被冯海宁恶意偷逃了,这显然属于偷逃国家税款的违法行为。为此,申运河等人又向广平县地税局进行了举报。县地税局接到举报后,先是回应他们说,这个问题我们很重视,已经安排人员对众鑫驾校进行了核查,发现冯海宁的确存在偷逃税款行为,应当补交税费30多万元。与此同时他们还向申运河等人承诺,将会及时为学员们解决培训费的退还问题。然而,时隔两三个月之后,当他们再次前往广平县地税局询问事情办理进展情况时,却被县地税局李俊峰局长告知:冯海宁校长已经被抓起来了,但是他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补缴税款和退还学费。时隔不久,申运河等人又听说冯海宁已经“毫发无损”地被放出来了,于是他们又找到县地税局。李俊峰告诉他们,现在此案已经移交到司法部门了,地税局对此也是爱莫能助、管不着了。

就这样,似乎已经看到的解决问题的希望,又莫名其妙地迅速化为了泡影。申运河等人满腹忧虑地向记者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冯海宁为何能够蹊跷地上演“捉放曹”的悬疑剧目?他的背后难道有人在充当着“保护伞”的角色吗?我们那“讨回公道”的祈盼难道将会愈加变得虚幻缥缈、遥遥无期了吗?

申运河等人还向记者反映,他们当初向众鑫驾校缴纳培训费时,校方为其开具的根本就不是正式的专用发票,而是私自制作的收据。他们将此情况曾经一并反映给了县地税局,一位姓曹的科长对此问题的回应是:众鑫驾校每年向县地税局缴纳一定的定额费用,至于是否使用正式发票问题,他们就不再管了。但申运河向河北省及邯郸市地税局查询后发现,地税网络系统众鑫驾校根本就没有补交税款的记录。为此,申运河深感困惑地连声发问:众鑫驾校如此做法,不是明目张胆地偷逃国家税费吗?县地税局对此视若无睹、不管不问,不是对这种违法行为的肆意放任和纵容吗?

另据一位知情者向记者透露,按照国家制定的驾校行业准入标准,要想取得驾校的开办资质,最低标准是必须要拥有40台以上的教练车辆,并且每台车均需配备一名驾车教练员,同时具备面积足够、设施完善的教练场地。但目前众鑫驾校实际仅有五台能够使用的教练车辆,在职的教练员也仅有五名,并且教练场地也完全不合乎行业规范,这种“徒有虚名”的驾校,有关管理部门其实早就应该加以取缔或关闭,否则只会是贻害社会、误人子弟。但让这位知情人同样感到困惑不解的是,这样一个完全不具备行业资质的驾校,不仅依然长期地“活着”,而且还似乎“活得很滋润”。

的确,在众鑫驾校采访时,记者在现场目睹到,仍有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还在源源不断地前来咨询和报名,只是他们或许根本就不会知道,前面等待他们的极有可能将会是失望、懊悔甚至是陷阱……

记者随后通过电话与众鑫驾校的校长冯海宁取得了联系。冯海宁获知记者采访的来意后,声称自己身在外地,无法前来接受记者采访,但其却一再向记者表示,将会妥善及时地解决学员退还培训费问题。但随后其仅仅是多方托人向记者说情和辩解,对如何解决当事人反映的问题则是避而不谈,毫无解决问题的诚意。与此同时,对于众鑫驾校暴露出来资质欠缺等问题,广平县交通局运管站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称,众鑫驾校办理了小型汽车资质,教练车数辆、教练人数也符合相关规定。而偷逃税款等问题,2月21日,记者致电广平县地税局有关领导,但不是不接电话,就是不在办公室,截至发稿时未能做出反应、说明情况。记者将对此事继续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