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战斗民族的冲奥片,讲了四个字“生无可恋”
2018-06-14 13: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提到战斗民族,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些骇人听闻的事件,比如天天手里抱着伏特加,赤手跟熊打架,追求武器的攻击力和火力,就连对待小盆友都能在冰天雪里里让他们裸体奔跑。

性格野蛮,充满攻击性再配上白茫茫的背景,我怎么也想不到温暖这个词。

令我更感到冰冷的并不是零下多少度的气温,而是人与人之间没有一点爱可言。

今天讲述的这部影片,是出自俄罗斯大咖级导演安德烈·萨金塞夫的作品,

以《回归》作为第一部长篇就获得第60届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扬名立万的还是拿下戛纳最佳编剧奖的《利维坦》。

新作《无爱可诉》

作为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影片之一,获得了所有参赛影片的最高分。

丧到极致、生无可恋是看完这部影片的观感,也正因为这样,影片真真切切的讲述社会病态,撕开冰天雪地的背后是人们日渐麻木冰冷的心。

延续了导演生活流式的拍法,剧情简单,总以留白的方式讲故事,感情上内敛,态度上中立,故事结尾都会一丧到底。

影片的故事构筑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发生在短短六天之内,加上一个一年左右的时间跨度,完成了整个社会的缩影和影射政治形态的弊病。

画面开始,一个突兀没有旋律的单音节不停的反复,没有一点惊喜可言,随着音量渐强到破音的边界,一切回归沉寂。

俄罗斯下雪结冰的湖边映入眼帘。

一个穿着红色棉袄头戴毛线帽的小男孩放学,

背着书包从湖边走向回家的路,

这样的俯视更显小男孩的渺小。

手里拿着胶带和小木棍把玩,一下抛到了湖边的树枝上,就离开了。

风中胶带在独自飘摇。

小男孩的父母珍娅和鲍里斯的婚姻已经走向了不可挽救的地步,

不仅都找好了后路就是各自准备展开新生活的伴侣,

还整日吵架、不可开交。

片头的小男孩就是他们的12岁的儿子阿廖沙,

这个名字实在太熟悉了,高尔基的《童年》就是叫阿廖沙的故事,害得我以为俄罗斯小孩都叫阿廖沙。

阿廖沙成为了两人离婚阻碍,

因为父母两人都不愿意抚养阿廖沙。

在中国只听说过父母二人因为争夺孩子抚养权闹上法庭的,还真少见要把孩子撇下的。

全程心疼阿廖沙,生活在一个本身就没有爱的家庭里。

被处处嫌弃,父母带给他的永远是斥责和冷漠。

有一次父母在争吵,明确表明阿廖沙就是多余的存在,如果没有阿廖沙,他们就可以结束这个痛苦的生活。

母亲还对他喊到:“有多远滚多远。”

关上门转身离去。

阿廖沙躲在厕所门后,悲伤痛哭。

就是这样的一个瞬间,彻底掐灭了阿廖沙心里可能还残存的一点希望。

他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偷偷跑了,从那夜之后,阿廖沙彻底失踪了。

意料之中,父母对此毫无察觉。

阿廖沙失踪的那一晚,母亲和自己的富商男友,

父亲和自己的小情人各自欢好。

学校在第二天打来电话才知道孩子不见的事实。

夫妻两这才团结起来寻找孩子,

影片在这里还小小的讽刺了一把,寻找失踪孩子没有借助警方的力量,

是与救助失踪儿童的志愿者们一起,

在各种对方搜寻孩子的踪迹。

荒凉的山丘、肃穆的街道配合着搜救队员三声阿廖沙的呼喊,就在对讲机中通知队员结束这个地区搜寻的指令,让这个社会更冷到了每个观众的心里。

父亲望向结冰的湖面,问搜救队员湖边不搜寻吗?

得到的答案却是,如果是死人,那就请支援队了,不归我们管。

在莫斯科的大街小巷贴着寻人启事,不断的被大雪覆盖,

雾蒙蒙的天气下微弱的手电筒光芒就像阿廖沙在人间虚弱的存在感。

用固定的长镜头将紧张和肃穆的氛围结合,

这一切,都在发出悲痛的哭声。

一边寻找孩子的过程,父母还得像往常一样正常工作。

珍娅是美容院的老板,把大部分时候都花在社交网络上,吃饭前拍照上传是生活主要运动。

鲍里斯是莫斯科众多白领中的一员,挤电梯、敲键盘还有插科混打玩蜘蛛纸牌的同事,都是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有一个更巧妙地设计,就是在鲍里斯吃午饭的时候,员工们都如机器人般流水线的挑选食物。

在导演的眼里,这个社会早已被冷漠占据。

就连贴寻人启事撕胶带的声音,都被导演在白茫茫的大学中用余音未散的效果,掩饰父母早已把这个行为当做一种该做而不是想做的事情来处理。

画外音中总是穿插着新闻播报政治实况的声音,以这样明显的方式来暗示政治的形态。

绝不止是一个简单的家庭分裂的悲剧,

配合这样的故事,人们仿佛每日都混沌的活着,没人能走的出来。

真正走出来的也只有阿廖沙一个人。

警察局打电话让阿廖沙的父母来认尸体是不是自己孩子的,

母亲只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这肯定不是阿廖沙,阿廖沙的胸口有痣。

影片也没有明说这个尸体是不是阿廖沙的。

换作别的导演可能用孩子失踪来挽救这个岌岌可危的家庭来换一个温暖式的人间。

只要你一打开这个影片,你就知道,

阿廖沙回不来了。

对于这个没有温情的人间,阿廖沙的离开是解脱。

时间过到一年之后,阿廖沙的父母分别组成了新的家庭,早已将阿廖沙忘在脑后,不变的是,依旧冷漠。

“说实话,我没爱过你。只是和你在一起,我才终于能离开早已无法忍受的她。”

新一轮的社会悲剧。

阿廖沙就是这个社会的一个郁结,人们假装把他忘记,然后继续平淡的生活。

如果能在你心里震起余波,那么我相信你一定是“有爱可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