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误将散弹枪当玩具枪 女孩身中近百子弹部分难取出
2018-06-14 07:57来源:midwestvaygun.com作者:admin

 

▲点击“深读”关注我们

2017年12月3日,沉闷的枪声过后,11岁的小舒婷倒在血泊中。一名男童捡起随便放置在身旁的散弹枪当做玩具枪射击,近百发子弹打入了小舒婷的体内。

经过三次手术,仍旧有数十颗子弹尚未取出,而且其中部分子弹位于颈椎附近,可能会造成瘫痪甚至危及生命,这让舒婷的父母痛苦至极。手术的巨额医药费所带来的负担还没有卸下,治疗方案陷入僵局更让女孩父母忧心。女孩的母亲王女士希望能够有医疗专家来帮忙想办法,救救她的女儿。

事发 改装散弹枪被男童捡起当玩具 近百发子弹打入女孩体内

2017年12月3日下午,姑姑来到住在安徽省阜阳市颖西区的张舒婷家做客,临走的时候11岁的舒婷央求着要跟着去姑姑家玩。后来,舒婷去了姑姑家附近的娱乐场,那里有儿童滑梯,有小卖部,是孩子们特别喜欢的地方。

舒婷的母亲王女士告诉记者,事发时她和丈夫都没有在女儿身边,姑姑也没有在现场。他们都是得到消息后才赶过去的。当时有村民告诉他们,舒婷受伤了,120的救护车都来了。

当他们到了事发现场的时候,舒婷的右侧胳膊和身体上血肉模糊,医生告诉他们,舒婷受了枪伤,身上中了很多子弹,让他们赶紧报警送医院。

枪伤?子弹?舒婷的母亲王女士说,他当时听到这些都傻了。后来警方介入调查,他们一家人才得知事发经过。当地两名男子张某彬和张某飞将一把打鸟用的散弹枪随意放在了儿童游乐区,与张舒婷一起玩耍的一名8岁男童以为是玩具枪,举起枪来向舒婷连续射击,误伤了舒婷。

事发后,警方将枪支、弹药查扣,而张某彬、张某飞两人也被警方抓获。随后都各自被法院依法判刑。

制造、买卖枪支罪 两男子均获刑14个月

在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法院寄送给小舒婷家的判决书上显示,张某彬因家中狗被盗,于是有了持枪防盗的想法,遂以人民币300元的价格从张某飞处非法购买了其改装后的以火药为动力的射钉枪和部分弹药。

2017年11月底,张某彬在家听到屋外有动静,怀疑有贼,便持枪出门巡查,然后将枪支放在邻居小卖部后院的衣服堆上。2017年12月3日16时许,男童程某和舒婷在小卖部附近购买零食后到后院玩耍,程某发现该枪支就拿在手里玩,玩耍时不慎扣动扳机将舒婷误伤。

随后张某彬、张某飞分别于12月4日、12月7日投案自首。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飞非法制造、买卖枪支、弹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买卖枪支、弹药罪;被告人张某彬买卖枪支、弹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张某飞、张某彬在犯罪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均系自首,依法均可减轻处罚。判决张某飞有期徒刑一年零两个月、张某彬有期徒刑一年零两个月。没收扣押在案的火药枪、弹壳。追缴非法买卖枪支赃款300元。

举债数十万为女儿疗伤 正通过网上筹款

虽然制造和买卖枪支的人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是伤痛却留在了小舒婷的身上。从事发以后,舒婷已经做了三次手术,目前共花费了20余万元。

舒婷的母亲王女士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他们一家都是打工族,赚的钱只是够维持平时的生活,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家里面只能东拼西凑的借钱看病,好在目前医院方面仍在积极治疗。

王女士说,事情发生后,男童程某的家人给送来了5.5万元,“我们跟男孩儿家也有点亲戚关系,而且男孩儿也是未成年人,无意之举,我们也不能太强求人家。”王女士说。

除了这5.5万元外,张某彬、张某飞两家只各给了2万元,而且这还是通过社区去做工作协调下来的。王女士说起来有些气愤:“当时我女儿第一次做手术,他们的家人就来了,除了送来2万元钱,还让我在一份谅解书上签字。”王女士说,女儿的伤还没有治好,她现在无法谅解对方,所以没有签。

据王女士介绍,张某彬、张某飞两家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过问过此事。法院判决的时候也没有通知他们一家。据为王女士提供法语援助的胡律师介绍,目前王女士一家有意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由于手术款较多,有亲朋推荐王女士使用网上爱心筹款,于是她开通了水滴筹爱心募捐。不过,截止到目前,急需30万筹款的她们只筹到了3万余元。

已取出57颗子弹剩余治疗陷僵局 希望有专家能提供帮助

其实,目前最让舒婷父母着急的还不仅仅是治疗费,而是小舒婷的治疗方案陷入僵局。

小舒婷目前做的三次手术,第一次取出35颗,第二次取出22颗,第三次取出脖子上的3颗,还有二十余颗子弹在手臂和脖子上没有取出。

虽然没有见到散弹枪,但王女士见到了从女儿体内取出的子弹,这都是一些类似绿豆大小的钢珠。看到女儿因为手术而疤痕累累的右臂,王女士心如刀割。她在自己朋友圈里发出女儿手术后的图片,每一条留言后面都是痛哭的表情。

目前小舒婷无法独自站立,身体虚弱,经常头疼头晕。

据南京儿童医院河西院区烧伤整形科张舒婷的主治医生孔亮亮介绍,目前一共取出57颗子弹,手臂内还有9颗。而最令人揪心的是舒婷颈部还有十多颗子弹没有被取出,这些子弹有可能直接威胁她的生命。

据孔医生介绍,目前舒婷体内的钢珠取出难度越来越大,尤其是颈部位置,一旦影响到颈椎,可能会导致瘫痪,目前能否全部取出还是个未知数。

“现在最希望的是有专家能帮帮我们,提供一套周全的治疗方案。”舒婷的目前王女士说,由于取出子弹的难度越来越大,治疗已经陷入僵局,但不尽快手术也同样存在巨大危险。

【点击下方原文链接为小舒婷献出爱心】

文/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张子渊

编辑/张子渊

-END-

往期阅读

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自杀退学奇才故事的结尾

徒步穿越无人区失联84天废弃金矿有水没有刘银川踪迹

国内首例核辐射受害者赔偿早就不够了 放弃再次索赔

“保姆纵火案”庭审中止前后的林爸爸

致命邂逅 江歌遇害前发生了什么?

杀妻藏尸案嫌疑人曾参加选秀与女友私奔未果后追妻子

“杀死奸妻者”终审无期后的两个家庭

16年牢狱换208万国家赔偿曾和办案公安局长成狱友

自杀程序员“毒妻”人生的三个侧面

长按二维码关注深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