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阳县太平溪村干部非法强损集体水库,入民宅殴打人
2018-06-13 14:18来源:未知作者:admin

 

全体村民请愿书

尊敬的上级领导:我们是麻阳苗族自治县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全体村民。村民代表:信访请求:一,依法确认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水库四周原属于太平溪村九队的集体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归太平溪村集体村民所有。二,依法确认原吕家坪乡镇书记满中华、企业办主任郑皓,在我村集体村民及村民组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郑祖群、舒易礼、黄民兴、欧安海、九曲湾三四组组长邓苍田等人私自签订、承包、出租、抵债等侵占我村土地的违法、违规协议无效。三,依法纠正、追缴、退还本属我村集体村民所有的水库及土地的使用权。恢复我村集体权益。四,依法恢复原油茶山,山林、土地、水库的原有功能。五,依法追缴,退还本属我村集体村民的经济利益,并加倍赔偿经济损失。六,依法追究、满中华、郑皓(郑好贵)、卖买、出租、转让、抵押、侵害本归我村集体村民所有的山林、土地及水库的所有权益的违纪、违法、违规行为。并承担责任。七,依法追究、郑皓、郑贵寸等盗伐森林近百亩的法律责任。八,依法追究郑祖建、盗伐、滥伐、少批dalucom.com多伐、及长期非法收购盗伐、滥伐树木,八,依法追究郑皓,非法采矿、探矿、肆意捣毁良田,森林的法律责任。九,依法追究林业站站长彭艳琳工作不作为、乱作为的渎职罪。十,依法追查、多年来利用我村铜山溪水库及周边山林土地骗取国家财政、水利及设施维护、及开发等各种款项。法律依据:一,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周边山坡、马尾松林、油茶山、土地,包括欧安海、郑祖群、黄民兴、所承包、占用、及郑皓违法抵债给九曲湾三四组邓苍田等人的田地,从古至今属太平溪村集体村民所有。其中大部分油茶山、马尾松林及土地,在分田到户时己分给各生产队的村民。二,依据60年代《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三权四固定、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农民集体拥有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四固定:劳动力、土地、耕畜、农具、固定到生产队,并长期不变。三, 土地法,明确指出,我国土地所有权主体只有两个,即国家和农民集体。对于二者分别享有的土地所有权。《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实施条例》《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做出了详细规定。四,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一章,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土地的社会主义公用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它形式或非法转让土地。事实理由: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周边山坡、土地、水田、自古以来属太平溪村所有,土改以来至人民公社1962年、三权四固定属太平溪村九队所有,1974年为了旱涝保收,在人民公社书记陆跃和的指导下修建三眼桥铜山溪水库,1976年原九队村民迁入太平溪村其他生产队,修建水库时需要占用别的县、公社、村集体的水田,全部已由太平溪村二队、三队、四队、五队、八队用优于或平等级的水田平调补换。(比如:我村九斗丘湾几十亩良田补给九曲村,铜矿占用修拦沙坝给补偿费300万左右),共补出良田近百亩,加上九队原有良田共计淹没我村良田三百亩左右的巨大代价,如今旱情严重却救不了一分田。历年以来三眼桥铜山溪水库以库养库,为保障我村农业丰产丰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自从被原乡镇书记满中华、乡镇企业办主任郑皓利用手中权力欺上瞒下非法承包出去后,水库设施遭到了严重破坏,库区水面被截成了好几截,失去了小一型水库原用功能,变成了几个小山塘,而且洞口倒塌、水渠残缺,明渠堵塞,惨不忍睹。2000年左右原乡镇企业办主任郑皓在书记满中华的支持下在我村集体村民及村民组织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九队原住房地的周边山地违法出租给了铜矿职工欧安海。2002年左右麻阳县财政局长黄民品与其哥教师黄民兴,及黄民兴妻弟郑祖群、郑祖建、妻妹夫舒易礼、等几郎舅名义与郑祖群堂哥吕家坪镇企业办主任郑皓,联合卖通镇书记满中华,林业站站长米仁贵等人勾结(满中华、米仁贵已被刑拘)组成了一张县、镇、村三级一体的牢固关系网。在我村集体村民及村民组织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我村三眼桥铜山溪水库及水库周边的原经济林,油茶林,马尾松林,山地以出租的名义非法强占,在没任何赔偿补贴和合法砍伐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毁我村经济林、(当时与我村村民打架了的),其中百分之八十是油茶林,(当时年榨茶油几千斤)其余是马尾松林,他们利用手中权力走过场的用六万元分二阶段付清,就直接造成我村集体经济损失百万元以上。(当年卖木材、茶树烧成木炭就卖得近百万元),并在我村村民还在承包使用三眼桥水库的情况下,违法强行收取我村村民承包权,使用权。多年来利用种植柑橘搞项目开发等名目,利用手中权力及职务之便套取国家资金上千万元。(以清查核实为准)2003年左右郑祖群等人退出,由县财政局长黄民品哥嫂黄民兴两夫妻实际在现场管理经营,近几年聘请妻妹郑贵寸夫妻现场管理,正是因为知道了内幕尝到了甜头,2017再次毁林挖地上百亩。2004年左右乡镇企业办主任郑皓为了偿还借九曲湾村,三四组的组长邓苍田的几万元人民币。强行将本属太平溪村集体土地水库淹没田、位于庙塘垅的几十亩良田,抵债给邓苍田。作为乡镇企业办公室主任的郑皓的这种毫无底线,欺上压下。把我村集体村民当做冤大头的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的侵害了太平溪村村民的集体权益。当年我村村民种裁的水稻被邓苍田等人毁坏后,在他们翻犁我村水田时,我村村民为了制止他的侵权行为,维护我村村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就赶走了他的耕牛,后来在乡镇干部威逼恐吓的淫威之下,他们牵走了耕牛。真不知作为乡镇干部的郑皓,他的这种偷梁换柱,张冠李戴的行为,有没有把神圣的法律放在的眼里。2016年郑皓又私自在我村各处探矿、采矿,肆意挖毁森林,良田。2017年企业办主任郑好贵,林业站站长彭艳琳,郑祖群妹子郑贵寸相互勾结再次在不经我村任何人同意或者知情的情况下,破毁我村三队村民集体森林及村集体退耕还林的林地上百亩。多年来郑氏兄弟姐妹在我村盗伐,滥伐,少批多伐,即养富了郑祖建的锯木场,又侵占了土地,还猎取了国家资金,真是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只是不知是谁促长了他们把县政府部门变成了提款机,镇政府变成了大本营,太平溪村变成了他家后花园是砍是挖随心所欲。他们这样嚣张跋扈,目无法纪的行为,到底是谁赋予了他们这样的胆量与权利?综上各条法律法规可以看出,乡镇有关人员长期以来严重违规违法,肆妩忌惮的侵害占用我村集体村民的合法权益,藐视法律、藐视人民、知法犯法,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在人民心中的伟大形象,千里长堤毁与蚁,为了肃正法律的神圣与尊严,端正司法公平正义,打击违法乱纪,惩处贪污腐败。遏制任意猎取国家、赋予人民的权力与权益的行为,特此,恳请上级领导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致此敬礼!上访人:太平溪村全体村民叩拜因为此事纠结几十人深夜冲击侵入民宅,殴打无辜残疾人,殴打人的事至今也还没有得到解决!

  关于黑势力深夜砸房,警察在场残疾人无辜被群殴满小红,女,现年46岁,苗族,1971年12月15日出生,是一名股骨头坏死的残疾人。家庭住址:湖南省麻阳苗族自治县吕家坪镇太平溪村八组。事情经过:事发时间7月28日晚上九点钟左右,当时,满小红因白天去搞低保的事太累已经休息了。郑贵寸和欧家明在满小红家门口骂骂咧咧,并打电话叫人来。后来路边停了许多摩托车,还有几辆车,她的娘家人与部分社会上的人去了满小红家。大概有三十多人。当时吕家坪派出所曾所带着一名警察出警到了现场,当时还有本村村长在场。最后,不顾警察、村长在场进行辱骂,砸房子等行为。十点钟之后他们又当着警察、村长的面殴打满小红。殴打满小红之后他们并没有对满小红进行及时的送医治疗。当时其中一名警察说:“人太多了,管不到。”并说:“这件事第二天处理。”第二天去派出所,吕家坪派出所的警察说事情太大了,他们管不了。说交到政府了,移交乡政府。去了乡政府,没有人处理,也没有给满小红录口供,了解情况。就说要满小红先去医院治疗,治疗好了之后再说,到时候,该赔医疗费就赔医药费。7月30号,大概下午4点钟满小红之女和她姨去吕家坪派出所报案。请求立案,并申请对满小红进行伤情鉴定。当时,派出所值班警察说鉴定派出所做不了,公安局可以做伤情鉴定。7月31号早上八点钟左右,满小红之女和她姨一起带满小红去麻阳公安局申请伤情鉴定。但遇到了昨天在吕家坪派出所的领导,他说:“你们跑到这里干嘛,跑过来也没有用,还是我们管。”指责我们,不让我们到麻阳公安局。之后遇见一个中年女人,应该是公安局的。她没有穿警服,并把我们带到麻阳公安局外面大门旁的信访室。聊了一段时间,她姨说要做一个伤情鉴定,过来申请。这个中年女人当时就说对,这个是应该做的。了解我们的情况之后,她就给吕家坪派出所警察打电话,打完电话之后就不可以做伤情鉴定,让我们一直待在信访室,之后就不让我们进警局!并和我们说:“今天警察会到医院去了解情况,你们跑到这里来,警察找不到你们怎么办?”我们也怕警察来找不到我们,差不多12点多,我们就赶到医院并一直待在医院等待警察下午来了解情况。我们一到病房,我便问邻床上的一位母亲。她说上午没有任何人来过。而我们也一直没有等到警察来了解情况。8月1号早上8点半左右,吕家坪司法所张所给满小红打电话询问在哪里,在干嘛。电话里并未提及如何处理满小红的情况。8月2号早上7点多,满小红之女就到麻阳公安局了,希望满小红被殴打的事件能得到处理。麻阳公安局办公楼每一层她都去看、去找领导。在四楼有一个侦查中心(刑事科学技术室)其中B411室为人体伤情检验室。在四楼办公室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他们这里是可以做伤情鉴定,但是前提通过事发的派出所或者其他单位,他们不接受个人到他们那里做鉴定,他们这里是单位对单位的。”到过很多办公室,找了许多警察,满小红被殴打的事件依旧没有得到处理。之后,她去了麻阳人民政府打算去那里找领导处理、反应情况。在五楼副县长办公室门口看到一位开门的领导,直接让她到司法局去,并说那里可以解决你的事情。去了司法局局长的办公室和局长反应情况,详谈之后说“将你妈妈的事整理一份资料,第二天交过来,现在赶紧回去准备材料。”并为她说明格式。之后她便回医院照顾满小红。8月3号上午,她再一次去了麻阳人民政府去找领导,去了许多部门,有的领导开会不在办公室,有的领导下乡不在办公室。也和在岗的领导谈了满小红被殴打的事件,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即使是上交了材料,但是却没有给任何凭证(即:受理告知书)。一个中年残疾又离异的妇女生活上本就困难,经济上更是只出不进,如今,相关部门的处理方式就是让其自行将病治好了再说,之后去谈医疗费的事。这对于受害者而言无疑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原本就因为残疾无法劳作、经济困难申请低保。如今低保问题还没有得到处理,又还要自己先付医疗费。受害人的经济负担不起医院的费用,那医院是否还会继续治疗受害者呢?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好好考虑满小红被殴打事件的处理方式。一直在各处奔走希望事情可以得到处理,但是迄今为止都还没有按法律程序走,至今还没有得到答复解决。满小红在家休息时被上门殴打,这种行为严重的伤害了党与政府的形象。特此,恳请上级领导主持公道,伸张正义